提供美食资讯

【《G杀》小辑】香港慢性自杀,有种玩法叫《G杀》——专访林善

AB51E955-2B6B-4289-9BF6-92830E11D842

李任燊(左)与林善在戏中少有交集场口,但大家不约而同都认为《G杀》是近年少有的好戏,庆幸能参与演出。(李卓谦摄)


喜欢玩桌游「三国杀」,里面有个角色叫「内奸」,先要扮成忠臣扑杀反贼,再除掉忠臣直捣主公,取得最后胜利。不择手段、伤人利己,内奸不易做,但大人的世界,偏偏就是个内奸世界,年轻人不懂游戏规则,往往输得惨,输得一败涂地。Don仔徘徊边缘人善被人欺、傅以泰一心追梦义无反顾,饰演他们的年轻演员,一个叫李任燊、一个叫林善,二人都演活了今天青年人的典型,睇到人眼湿湿、毛管戙。《G杀》获得金像奖六项提名,代表了甚幺?内奸的世界,或者,有种新玩法叫《G杀》。


CE65D785-69C8-403D-8670-6C4A428C18C6
林善「打真军」,在戏中饰演渴望成为大提琴演奏家的傅以泰,尽显其音乐天份。(剧照)


大提琴打真军 提名「最佳新演员」
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、合久必分,「后伞运」社会,大家都说愈分愈烈,贫与富各走极端不在话下,政治光谱更加劲过彩虹,而世代之间的鸿沟,林善在戏中饰演的傅以泰已经话过大家知,上一代人为了安稳生活不惜回归祖国,而年轻一代坚执如傅以泰,却宁愿留下来在荒野中开垦未知的将来。所谓代沟,早就阔过一条深圳河。饰演傅以泰的林善,名字教人想到「腍善」,软弱而和善,但无论是戏中的傅以泰还是现实中的林善,对于自己的理想或演出,都有种强大的执念。

「傅以泰住在冇父母的屋企,佢点样生存呢?点解佢又有钱继续生活?佢係几时开始学琴?冇人教佢,傅以泰又识拉琴嘅?」林善的疑问,相信也是不少观众的疑问,虽然无足挂齿,但对林善来说,这些空白,都是塑造傅以泰这个角色的成败关键。「我自己都有创作经验,知道导演同编剧一齐度过先有剧本呢样嘢,所以一有机会我就问导演成个设计係点,唔只要背熟对白,我更加想了解多啲傅以泰呢个人。」现实中锺意拉赫曼尼诺夫(Sergei Rachmaninov)多过巴哈的林善,跟傅以泰一样拉得一手好琴,但不同的是,相比音乐,林善更喜欢电影。接拍《G杀》的时候,他还是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四年级学生,一心想做幕后,谁知却以幕前角色踏足电影圈,甚至得到金像奖「最佳新演员」提名,青春,果然有一百样可能。


C091432F-6EF7-4AE9-A9DA-4E904789FAAB
李任燊痛下苦功,饰演患有亚氏保加症的Don仔,形神兼备。(剧照)


依家香港好似慢性自杀一样
年轻人本来是社会发展的可靠资本,不知何时开始,却成为大人世界的棘手问题。赵雨婷(陈汉娜饰)母亲患癌去世,父亲搭上新移民妓女,令她被同学讥为「G」(「鸡」的谐音);傅以泰父母离异,父亲扑向大陆怀抱,遗下他独自拥抱提琴与梦;Don仔身为亚氏保加症患者,不是被同学欺负、取笑,就是躲在父亲经营的机舖透过摄录镜头旁观一切——撇开一般评论提及的中港问题、社会矛盾不说,这些年轻人被同侪排拒、被社会排斥之前,先是被家庭遗弃了。

「拍摄过程中唔多觉,拍完睇番成片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自己都唔係好想睇到呢啲社会问题。作为社会上其中一个年轻人,原来我都想逃避,唔敢去面对。」曾经在张经纬导演的《蓝天白云》(跟《G杀》一样同获「首部剧情电影计划」资助)中饰演邓丽欣丈夫的李任燊,对于自己一而再接拍与年轻人有关的社会题材电影不置可否,但对于《G杀》这名字,以及电影中营造出扑朔迷离效果的剪接及敍事手法,他却欣赏其中所赋予的思考空间。「跳远啲讲,依家嘅香港好似慢性自杀一样,《G杀》谐音『自杀』,我很喜欢这种解读。」犹记得片末傅以泰跟赵雨婷的对话,「好多人都话变质係退步,其实好嘅嘢只係假象,所谓变质,只係去返以前咁(差)」,从这意义上看,在所有事情尚未变到最差之前就行人止步,也许自杀终究是好事吧?

给我一个「G」 可以不可以?
《G杀》以一个「G」字连结所有情节,在戏中饰演亚氏保加症患者Don仔,李任燊说,最能代表自己的「G」,一定是「Guts」。「Don仔呢个角色唔能够用一贯方法去处理,以前认真做足功课嗰套,今次已经唔适用。演绎Don仔,係要将自己打破再重新建立,过程中需要将guts慢慢拎出嚟。」为了演好角色,李任燊曾接触不少亚氏保加症患者,发现他们跟其他特殊病患者很不一样,亚氏保加症患者一般时间跟常人无异,而且他们每一个都很独特,与其在肢体上或表情上模仿他们,李任燊更倾向营造特殊的氛围,让观众感受Don仔的与别不同。他记得某次放映后,有患者家人曾趋前对他说︰「多谢你哋冇丑化呢个角色。」

到底饰演Don仔的困难是甚幺?李任燊又如何拿捏这个角色?「患者在接收及处理讯息时容易产生障碍,为了突显这一点,我花了很多功夫去营造隔膜感,拍摄前及过程中我都将自己隔离,街又唔出、message又唔send,除了片场上的必要沟通,其他时间尽量不说话,虽然已经一早讲明,但屋企人见我不说话,都很担心。」戏中的Don仔情绪大起大落,但现实中李任燊却不容许自己有半点情绪起伏,导演嗌cut了仍然要保持状态,一镜接一镜、一幕接一幕,才是角色最富挑战性之处,难怪李任燊对Don仔又爱又恨,「我好惊Don仔,好惊佢会一直留在我身体里面。」

至于林善,处男作就得到奖项提名,想到「G」,他还是会用「Green」去形容自己。「我已经毕业了八个月,之前做过个半月sales,卖公仔的,近日先开始做番啲同电影有关嘅嘢,我相信呢行不论幕前幕后,开始做番嘢先有人识你,人哋先会继续搵你。」好似戏中杜汶泽话斋,「有观众先知做得好唔好」,做得好、自然长做长有,言下之意,林善始终不会放弃做幕后的理想——年轻真好,可以继续硬颈,继续以自己的规则去玩这盘游戏,输了,都甘心。

服装(李任燊)︰COS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